中國碳交易網 首頁 碳金融 查看內容

發揮綠色金融引領作用,推進“一帶一路”倡議沿線國家生物多樣性保護

2019-12-22 10:18 來源: IIGF

人類經濟活動對生物多樣性的威脅很早之前就受到關注。1994年,在《生物多樣性公約》(CBD)第一次締約方會議期間,生物多樣性保護就成為熱點話題。然而,直到2019年,生物多樣性保護依舊進展緩慢:自然生態系統與最初估計的狀態相比下降了7.4%,25%的物種面臨滅絕危險,野生動物的數量下降了82%。


圖1:生物多樣性喪失的人為因素來源:Inside climate news[1]這些駭人聽聞的數字激勵了一個瑞典的國際學術團隊于2019年提出“地球邊界”的概念,為人類定義了一種安全的操作空間。研究人員發現,我們的生物圈和生物多樣性已經達到了令人擔憂的水平,遠遠比氣候變化更為嚴重。


圖2:地球界限[2]

一、生物多樣性金融資金缺口 

在應對生物多樣性流失帶來的風險的過程中,綠色金融將發揮重要作用。借鑒綠色金融在應對氣候變化的經驗(例如氣候融資、碳融資),生物多樣性金融應該應該填補兩個空白:1. 動員各種形式的資本以加快對生物多樣性保護活動的投資。2.在綠色金融投資決策中考慮生物多樣性流失的風險。


然而,到目前為止,生物多樣性金融的發展并不理想。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稱,全球生物多樣性融資總額僅為50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來自政府資助或捐贈,只有大約150億美元來自社會投資。相比之下,2019年由社會主體發行的綠色債券約為1000億美元(主要用于氣候和污染防護),全球債券市場總規模為108萬億美元。換句話說,全球范圍內,流向生物多樣性保護的所有形式(債券、股票、信貸等)的投資總額還不全球債券市場這一項金融工具所得到的融資的兩千分之一。

二、發展生物多樣性金融的理念基礎

為了推動生物多樣性保護,特別是為了“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樣性框架”做準備,應重點強調以下4個顯而易見但非常重要的理念。只有加深對這4個理念的認識,才能確保生物多樣性金融的發展保持在正軌之上。



1.  不是所有對生物資源保護的金融方案都具備或者需要具備財務可行性

“自然資本核算”是當下生物多樣性金融領域比較熱議的話題。自然資本核算的目標是為特定的自然資源及其提供的生態系統服務賦予價值,例如,一條河流提供引用水、工業用水以及為可捕撈和食用的魚提供生存環境。這些都對人類有經濟價值。然而,自然的經濟價值和一臺機器的價值大不相同:一臺機器的價值可以從生產成本(建造機器所花成本)和其產出來計算。對于自然來說,這兩種計算方法都不可行。首先,“創造”自然沒有明確的成本。其次,產出也不明確。我們無法了解自然界所有相互依存的關系,因此不可能清楚地認識到它的價值。同時我們也不知道尚未被發現的自然資源的經濟價值,例如未來的醫藥產品。即使在今天,我們也無法給自然估價。例如,呼吸到新鮮空氣的價值是什么?它不僅是一種健康問題,也是一種個人享受。野生動物能夠在野外自由活動的經濟價值是什么?

一個簡單的類比就是將一個人的生命價值與他/她的工資作比較。一個人的工資是他所提供的服務的價值,但是這個人本身并沒有可以被量化的價值。

因此,首先必須明確好“自然資本核算”的邊界,不是所有自然資源都可以或者應該被核算;其次在“核算”的方法論上,也還需更多的討論和探索,如何將短期的經濟利益與長線的環境社會受益掛鉤,不低估自然資源的價值,同時又附之商業可行性,是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

2.  生物多樣性和可持續發展的其他目標相互作用和相互促進

世界各國已經統一在2030年前將其發展重點放在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上。這些目標包括社會目標、經濟目標以及環境發展目標。盡管其中一些目標之間可以相互促進,但是另外一些可持續發展目標是相互矛盾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支持可持續發展目標9——產業、創新和基礎設施,例如增加交通基礎設施的投資。這些活動肯定會導致自然棲息地的破壞,從而與生物多樣性保護(例如可持續發展目標15——陸地生物)形成直接的矛盾。

對于政策制定者和投資者來說,不同可持續發展目標的投資之間的平衡是一個長久以來的難題。盡管這個困境無法徹底解決,但是需要加以管理,因此處理其中的關系非常重要。即在最大化投資回報的同時,最小化損害其他可持續發展目標的風險。

3.  生物多樣性金融需要典型示范和領導力推動

生物多樣性保護已經有一些強有力的支持者,特別是一些非政府組織,例如世界自然基金會、地球之友組織、海洋守護者協會,以及著名公眾人物比如世界著名的BBC自然紀錄片的導演David Attenborough。盡管這些領導者對生物多樣性本身有深入的理解也對其進行了廣泛的宣傳,但大多經濟活動和社會活動仍無法改變其行為以更好的保護生物多樣性(否則,生物多樣性也不會急劇下降)。

因此,需要更多領導力特別是政治界、商業屆以及個人領導力的介入。這些領導力需要滿足兩個標準:第一,在可能的情況下,這些領導應該展示現存活動的可替代方案,包括以自然為基礎的基礎設施替換混凝土基礎設施,以植物為基礎的飲食替換以肉類為基礎的飲食,用可重復利用的瓶子和袋子替代塑料。第二,這些領導需要引導各行各業堅定信心,堅持路線。由于“改變”經常被理解為“損失”,所以大多數人面臨改變會持有不確定感甚至恐懼心理。為加強對生物多樣性的保護,投資模式、商業活動以及個人行為的改變是必須的,而且會很痛苦以及可怕。這些變化會導致某一個領域獲益(例如形成可持續商業模式、生物多樣性保護、個人健康),但也一定會導致另一個領域的損失(例如不可持續的商業活動、個人活動)。這需要強大的領導力作為后盾支持。領導者需要加強對正義的宣揚,堅定保護生物多樣性對環境和經濟是一件“雙贏”的事。

4.  生物多樣性金融需要國際合作以及當地政府支持

雖然都屬于環保的范疇內,但生物多樣性保護與氣候變化行動在一個關鍵點上有很大的不同:一個地方的溫室氣體排放會對全球氣候產生影響,因此只有全球解決方案才能真正有效地應對氣候變化。這也是為什么相比之下,氣候金融在全球領域內受到了更多的關注。而生物多樣性保護更取決于當地對特定物種棲息地的保護。比如,誰會在澳大利亞關心德國昆蟲種群的健康(昆蟲健康是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公投中最成功的一個話題)。

然而,在生物多樣性保護上,國際組織在兩個方面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第一,物種遷徙。由于物種遷徙并不遵循國家邊界,而是通過步行、飛行或游泳等方式跨越邊境的。因此可以通過區域合作機制以形成跨界保護區來應對移棲物種。1932年,美國和加拿大共同建立了第一個國際自然保護區——瓦特頓-冰川國家公園。截至2007年,共有227個跨界保護區[3],大多數在非洲和歐洲。第二,國際標準建立。生物多樣性金融要想成功,必須建立國際標準,例如核算、管理和風險管理。只有國際標準能夠創造一個流動、有效的市場。此外,國際標準將為投資者和企業創造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例如一些公司因為保護生物多樣性而產生更高的成本,而另一些公司因為不遵守國際標準而降低了成本。這個時候就需要國際標準的公約力來避免不公平競爭。

三、“一帶一路”生物多樣性金融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面臨的生物多樣性喪失風險尤為突出,有以下原因:“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大多數經濟活動水平較低。因此,很多未開發地區有更多原始自然棲息地。同時,這些國家有經濟增長的需要和開發潛能。中國承諾將投資建設基礎設施,例如交通和能源等基礎設施,以加快經濟發展。然而,這不僅可能會導致由經濟活動引起的對生物多樣性的間接影響,更會導致對自然棲息地的直接破壞(具體案例詳見https://green-bri.org/green-investments-for-biodiversity-conservation-in-the-belt-and-road-initiative[4])。由于“一帶一路”基礎設施的建設,“一帶一路”沿線的4,138種動物和7,371種植物面臨滅絕。

為了確保地球邊界不進一步擴大,同時保證生物多樣性得到保護,應采取以下措施:

1.  加快對特定領域的法律保護,不惜一切代價實現以科學為基礎的目標。這意味著“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不僅需要保護他們喜愛的物種例如熊貓或老虎,還要保護受威脅最嚴重的物種。這些需要保護的區域也應該是整個受威脅的區域,而不僅僅是哪些鮮有經濟活動的偏遠地區。

2.  加快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融資模式,為保護自然生態區融資,例如通過混合金融工具、生態旅游以及生態系統收入等方式。

3.  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去更好的理解和評估自然、人類和經濟活動相互依存的關系。通過傳感器、衛星圖片,我們獲得大量數據,這些數據使我們能夠更好的分析經濟活動對生物多樣性帶來的影響。盡管一些政府由于擔心過于透明而不敢使用這些數據,但通過人工智能進行的私人和公眾大數據分析,都有助于做出更好的投資決策,將風險降至最低,并以更有效的方式處理相互依存關系。

4.  更好的宣傳生物多樣性喪失的風險、生物多樣性增加的美好以及人類行善和作惡的潛能,在國際、國家、區域和地方各級加強公眾意識和政府領導力。

5.  加快生物多樣性金融標準的國際合作。這意味著要求金融機構在有關生物多樣性影響方面提高透明度(類似于溫室氣體排放核算),例如在2025年前自愿(遵守或解釋)披露,然后對國際金融機構強制披露。生物多樣性保護目標應更明確地納入“一帶一路”綠色投資原則和“赤道原則”等。

6.  避免標準制定工作方面的重復性勞動。幾十年來,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生物多樣性金融一直是學術界關注的重要課題,有許多關于如何加快融資的研究發表,包括將生物多樣性保護納入投資決策(例如國際金融公司績效標準)。投資者和監管者應具備領導魄力,不是去建立新的工具,而是切實推動現有標準的應用,或者及時發現標準的不足,制定更全面的標準。

參考文獻
[1]https://insideclimatenews.org/news/05052019/climate-change-biodiversity-united-nations-species-extinction-agriculture-food-forests
[2]https://www.stockholmresilience.org/research/planetary-boundaries.html
[3] http://www.tbpa.net/page.php?ndx=78
[4] https://green-bri.org/green-investments-for-biodiversity-conservation-in-the-belt-and-road-initiative

作者:
Christoph Nedopil Wang  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綠色“一帶一路”研究室負責人

編譯:
祁亦瑋  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科研助理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瞎子摸单双中特网站